荔枝er

是缘分哟!

混个更

是两个小段子,上周的和这周的,两者没关联,我觉得太久没更新但是没东西发就凑合看一下吧(……)
手生了,虽然本来就没熟过()总之很ooc

1
高挑的少年走进门里,清澈的紫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周,坐在了靠窗的位置。拢在墨蓝色发丝上的星星头巾格外显眼,还有那人微微上挑的嘴角和好看的眉眼,惹得门口迎客的姑娘险些忘了例行的那句欢迎光临。

不远处抱着菜单的棕发青年望见了这个动静,心跳因为惊喜乱了一瞬节律,保持着微笑为面前的女孩点完了餐,近乎是小跑着到了那张桌子跟前,脸上溢满的欢喜再也收敛不住。

雷狮轻叩桌面的手指停顿了下来,没瞥一眼递到了面前的菜单,反而仰起头去看那个脸颊红扑扑还有些傻乎乎的服务生。

“一份西冷,七分,外加一杯葡萄汁。还有——服务生先生,你看我也算这里的老顾客了,不给点赠品吗?”

“…客人想要什么呢?”

“比如……”少年刻意放缓的语速,清亮的嗓音带上了几分调笑的玩味,“比如你的一个吻什么的。”

服务生先生安迷修被这句话呛得脸红,低头在纸上迅速记下了点单的内容,笔尖滑动留下一个个流畅的字迹,嘴里还小声重复着少年先前要的菜品。

“一份西冷、七分、一杯葡萄汁,至于赠品……”

趁着周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里,安迷修轻轻俯下身,用唇瓣扫过雷狮的脸颊,仅是蜻蜓点水般的一瞬相触,亲吻的人便飞速直起了腰。一声干咳传入雷狮耳中,面前的人握拳挡在了嘴边,故作正经一样徒劳地掩饰着自己已经熟透了的耳根。

“工作期间,先付一下定金,其他的下班再说。”

是暑假在西餐厅打工的安和他的男朋友

2
第一年的四月一日雷狮告诉安迷修他要搬家了,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明天就会动身出发。安迷修吓得不轻,也慌得不行,闷在家里准备了一下午的措辞后把雷狮拉到了小区的凉亭下,结结巴巴的给人搞了白,脸涨的比亭外的落日还红。

你傻呀,安迷修。被告白的人被逗笑了。今天是愚人节啊。然后他在面前人改变表情的瞬间又补了一句:但我碰巧也喜欢你——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最真的真话。

然后他就被又喜又怒的安迷修摁住了肩,交换了他们人生中浅尝辄止的第一个吻。

第二年的四月一日雷狮又那么告诉安迷修,表情比上一次严肃正经了许多。安迷修看了日期,心中有些半信半疑,既担心明天一早雷狮真的会消失不见,又希望他这次也能带来一份惊喜。

然后他在早上醒来时候看见了自己男朋友漂亮的脸。

嘿,我来搬到你心里了。那张脸的主人这么说,紫眼睛在朝阳下闪闪发光。

第三年的四月一日雷狮还是那么告诉安迷修,表情轻松而淡然,甚至还笑嘻嘻的。安迷修这次不担心了,亲了亲他的唇角,又腻人地在他肩窝蹭了蹭,像只大型犬在撒娇一样。

然后第二天早上雷狮就真的搬走了,家人连带着家具一起,只留了他那间空荡荡的别墅和花园后两人小时候的秘密基地。

安迷修问了很多人,一个都不知道雷狮的行踪,学也转了,兴趣班早停了,没人清楚他到底搬去了哪。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心也一块跟他偷跑了。

第四年的四月一日安迷修听不到雷狮的那句话了。他就坐在他们确认关系时的那个凉亭里,从下午一直发呆到日暮,脸阴的和天边灰紫色的残霞一样难过。

月亮已经爬老高了,安迷修总算舍得起身,却在家门口看见了一个人影。他一瞬就认出来了,是那个带着头巾的混蛋。

那个混蛋朝他跑过来,白晃晃的头巾带子一飘一飘,晃得安迷修差点掉下泪,但更想立刻揍他一拳。

其实这是一个意外。雷狮在安迷修面前站定,他发现他长高了不少,也显得更成熟了,但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幼稚又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我去年这时候是想给你惊喜的,但不小心遭遇了时空错乱,被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但我现在回来啦。他张开双臂,笑得很开心,虎牙在嘴角若隐若现。

“不给你凯旋而归的男朋友一个拥抱吗?”

狮狮并没有遭遇什么时空错乱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世界()他想让安迷修更多点重逢的开心而已

没了()我是万年老鸽子咕咕咕咕咕
不打tag了看不看得见随缘叭

那什么
我来分享一组表情包
这张实在太好笑了( )
含有一丢丢白赤x

我来草率repo了!!
比想象中的要小x但拿在手里超可爱!!!
太懒没有出去拍,所以背景就这样叭!( )
真滴好可爱哦,大声夸老师!! @野菜包子🍧

给大家分享几张我家猫的表情包(。)

【安雷】BE三十题

安雷

想写的写不出来,写点随心所欲的放放松,放心不是真的be,是打着be旗号的he沙雕x

真让我写be三十题我会脑细胞衰竭而亡的

因为是本着娱乐的目的去写的,就很ooc,有玩梗不喜欢的请你不要向下滑

我尽力啦,希望能逗你们开心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雷狮站在高耸的悬崖边缘,掀起的狂风猎猎作响。手握紧了雷神之锤从肩头一挥而下,尘土飞扬间一道电光蜿蜒闪出直指安迷修的左胸,却被对面的人瞬间侧身避开,仅仅在手臂的衬衫上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

“安迷修,”匍匐着的雄狮眯了眯眼,沉着嗓音缓缓开了口,“…如果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这样你永远也别想得到我!!!”

“停停停这什么东西!!”

“大哥你是不是看错剧本了,这好像是隔壁那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女主角的台词。”

“啊?哦,我说怎么不对劲。”

2 反目成仇

“人设说我们本来就该是宿敌,所以根本没这一说。”雷狮看完题目翻了个白眼。

“只是在后来碰巧相爱了。”安迷修笑盈盈补了一句,结果被雷狮用力按下了头。

“歇歇吧你这是BE三十题。”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安迷修从小就十分热爱骑士道,也执着于它了一辈子,却从未收到过对方的告白。

“傻逼。”

4 分手

“安迷修,分手吧。”雷狮垂下眼帘,略长的刘海遮住了表情,让人看不清他此时心中所想。

最后三个字令安迷修身体猛地一颤,更加用力地握住雷狮的手,声音都有些不稳:“不要!”

“我们早就该分开了,你不必为我坚持到这个地步。”他原本清亮的嗓音此时冷到了极点,像极地中不化的冰雪。

“可是雷狮…”

“我他妈就是去打个单人副本你个牛皮糖送到入口都行了还想继续跟着吗?!”

5 与爱无关

“我是看不惯安迷修秉持着骑士精神救人的那副蠢样,但这与我爱他有关系吗?”

“没有,可能是出题人的高级神经中枢的所在器官出了点问题。”

“你直接说他脑子有病不就得了。”

6 报复

雷狮又双叒叕欺负了弱小的参赛者,并在安迷修苦口婆心开导(安迷修语)时用雷神之锤在他手臂上留下了一块新的伤疤。

于是安迷修决定在晚上把雷狮摁在床上狠狠地日一顿来作为报复。

7 七年之痒

“雷狮,从我们确定关系以来已经过去七年了,按照正常的发展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彼此丧失兴趣再大吵一架?”

“你对我们的生活感到索然无味了吗?”

“可能有点吧。”

“那我这就去抢劫一个行星让它充实一下。”

“……大爷您别,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丰富也很美好。”

8 错过一世

安迷修错过了雷狮的上辈子,于是他决定在这辈子全心全意去爱雷狮,到下辈子下下辈子、直到永远都会是这样。

9 杀了你

雷狮摆着一副反派脸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恶党你是不是又拿错对面小英雄剧组里那个叫爆豪胜己的剧本了。”

“……滚。”雷狮看了看手里的纸张沉默半晌,表情和刚刚别无二致。

10 一直都是骗局

“安迷修你居然一直骗我你的○○有18cm但其实只有17cm!!!”雷狮被安迷修按着手腕抵在床头,冲压在身上脱了裤子的人喊道。

“恶党你有点羞耻心好吗!!17cm也可以照样上你!!!”安迷修红着脸大声反驳了对方。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雷狮和安迷修巧遇在儿童游乐场的门口,同时对对方说出了这句话。

12 无爱亦无恨

“相爱相杀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相处方式,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存在。”雷狮看着题目淡淡说道。

“虽然这是事实,但恶党你可以尊重一下出题人吗?”

“你之前还说人家脑子有病来着。”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雷狮隔着玻璃抚摸着橱窗中的海盗船模型,为它的标价感到痛心疾首。

“雷狮你已经看了一个小时了,该走了。”

14 从未相遇

如果安迷修和雷狮从未相遇……那他们现在过得一定很舒坦。

“可惜没有如果,这段孽缘早已经开始了。”雷狮窝在安迷修怀里不屑道。

15 无知伤害

聚会上雷狮和安迷修全程黏糊在一起,全然不知自己的种种行为给身边的吃狗粮的朋友带去多少伤害。

“不是朋友,友谊的小船早就翻了。”帕洛斯回想着醉醺醺时几乎挂在安迷修身上的自家老大,叛变的念头更深了一分。

16 我们都老了

凹凸大赛和平结束后安迷修和雷狮一同游历了很多星球,大概是见过了大千世界的万千风景,最后选择在一个普通的小行星上定居下来。安迷修开了家花店维持生计,雷狮就在他的店里以调戏顾客取乐,也时常跑去别的地方转悠,生活也算平静。

在目送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抱着花小跑着离开后,安迷修笑着叹息:“我们都老了啊…”

雷狮宛如看神经病一般盯着安迷修23岁的俊脸上露出老母亲般的慈祥微笑,抽了抽嘴角。

“你把们字去掉,我可以帮你找家养老院。”

“……不了。”

17 如果当时……

如果当时在大赛中安迷修没有插手海盗团的狩猎去救那名参赛者,那么他和雷狮就不会结下梁子,也不会有太多交集,更不会有后来那么多复杂的情感了。

“都说了没有如果,那个傻逼就爱多管闲事。”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卡米尔面对安迷修,指了指身旁的雷狮如是说道。

“你就这么不给你大哥夫面子吗?!”安迷修流下两行清泪。

19 痴人说梦

“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雷狮在睡梦里含糊不清地喊出了这句话。

安迷修无奈地摇了摇头,顺手给旁边的人掖好了被角。

20 玩笑而已

“雷狮你头巾真丑。”

“你等等今天是愚人节啊!君子动手不动口知道吗?!”

“?!卧槽你别打脸雷大爷我错了我错了……”

“嗯嗯嗯是是对对对对没错你的头巾最好看了!!”

“今天是愚人节——所以你这句话也是反着的咯?”

“你就是想揍我是吧!!!!”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雷狮是雷王星最受宠爱的三皇子,他本应该在皇宫里认真学习老师教授的知识,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实力继承王位,再娶一位倾城美人为妃。国家会在他的管理下长治久安,他的孩子也会被培养成最优秀的继承人。待到晚年之时在雷王星最美的地方与妻子倚靠在一起,看着远方的夕阳逐渐湮灭在地平线下。

不过是本应如此而已。

雷狮起身回想着自己的梦境,在心中嘲笑它的荒唐。

他身为笼中之鸟,但向往的是天空与海洋的自由,于是他放弃了自己唾手可得的皇位,去星际之中做了一个放荡不羁的宇宙海盗,又参加了凹凸大赛,遇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位真正的命定之人。也许他们之后会分离会形同陌路也可能就这么白头到老,他无所谓,一起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有莫大的缘分,何惧未来呢。

雷狮扭头看向自己身边睡得安稳的棕发骑士,笑了笑重新钻回被窝——梦里那种看上去很是圆满的结局,还是没有的好。

22 厌倦

“安迷修,你有没有感觉现在很无聊?”

“有啊,特别无聊。”

“是吧,都已经感觉厌烦了。”

“嗯。”

“……所以今天谁去刷碗啊?!?吵了这么久我都快累死了!”

“石头剪子布你输了你去才对!”

“你他妈三局两胜后五局三胜再七局四胜才赢了我要脸吗?!”

“你之前难道不是这样对我的吗??上次玩了半个小时都没赢够还好意思说?!”

你们说好的厌倦了呢。

缩在卧室里看书的卡米尔心很累。

23 粉碎性自尊

“过,那个傻逼作者说这一题她不会写。”

“诶???”

“而且现在有什么是可以粉碎我们自尊的啊。”

24 多余的人

看着安迷修和雷狮坐在烧烤摊上手拿烤串啤酒谈笑风生(帕洛斯语)的样子,海盗团剩余的三个人觉得自己仿佛多余了一般。

“是的确吧?”一旁看热闹的凯莉适时补了一刀。

25 相思相忘

“是相思相望才对。”安迷修微笑纠正道。

26 生离死别

“是人间常有的事嘛……”安迷修看了题目,难得地表现出一分怅然。

“苦着你那张蠢脸干什么?”雷狮没好气地锤了一下安迷修的肩,“生已经经历过了,死无可避免、而我们也无所畏惧,至于离和别——咱俩在一起,哪来的这种事。”

说罢转过头对安迷修露了个笑脸,却看见旁边的人眼泪汪汪。

“……雷狮,”安迷修吸了吸鼻涕,“没想到有朝一日你居然会这样安慰我呜呜呜呜呜我好感动……”

“起来啦别把眼泪往我身上蹭!!!!”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雷狮……”安迷修无力地抬手,轻轻贴上了面前人的脸颊,小心翼翼得像是在抚摸什么世间的珍宝一般。脸颊这种脆弱的地方突然碰到的触感使雷狮微微一颤,接着又紧紧贴了回去,本还在眼眶里闪烁的水光不知怎的落了下来,就再也止不住。

安迷修见对方这副狼狈的模样似是想笑,咧咧嘴角却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他又张了张嘴,想要再多说些什么来作为这次永别的结语,结果被喉口涌上的一股腥甜堵了回去,只好再艰难地摸摸自己此生宿敌柔软的脸来向他道别。

雷狮木然地感受着安迷修的触碰,隔着眼前的盐水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双碧色的眸子逐渐失掉神采,然后再缓缓闭上。脸侧唯一的温度也就此滑落,跌在一旁的地面上,溅起最后一片尘埃。

“卡!杀青了杀青了啊都去换换衣服洗把脸晚上一起吃饭去!!”

“雷狮,”安迷修抹掉了嘴角的血浆,一把拽住雷狮的头巾,把身前人拉得一个趔趄,“其实最后我是想说你头巾戴歪了来着。”

“那你还是去死吧。”

28 “请回头看看我”

“雷狮…!”安迷修猛然扯住身前人的衣角,又慌乱地低下了头,“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说话的声音和表情都委屈得紧,好像下一秒就能落泪一样。

“你他妈不知道我昨晚落枕了吗?!让我回头是想疼死我???”雷狮背对着安迷修大吼出声。

29 撕毁梦想

雷狮看着安迷修在两人床头贴上的小马宝莉海报,无情地扯了下来并把它撕得粉碎。

30 无爱者

“这一题有歧义。”安迷修注视着题目严肃开口。

“哪里有歧义?”闹了29题的雷狮懒懒散散地躺在安迷修大腿上,张大嘴打了个哈欠。

“如果断句为无|爱者的话意思是没有心爱的人,而断句为无爱|者的话意思是没有‘爱’这种感情的人。”安迷修在心中为自己的理智分析鼓掌。

“So?”雷狮又打了个哈欠,“你现在在这个沙雕三十题里教语文?”

“没有,”安迷修拿拇指刮掉雷狮眼角溢出来的生理泪水,温柔地笑了笑,“我只是想说我们不属于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而已。”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叭。”作者发出了狗粮吃撑的声音。

—FIN.—

你好呀我是荔枝,不能吃的那种

是一个绝顶社交残障,话多但不敢给人说,写文没文采夸人没文化只靠沙雕欢乐一天

墙头很多,但我只吃不产,对,就是白嫖(ntm)

凹凸热恋,我爱安雷酱凯柠酱
可拆不逆神奇生物,安左,没雷点,不过不吃对家
除了安左之外就是一个混乱杂食,十分混乱的那种,洁癖宝宝最好屏蔽我滴推荐

更新十分十分十分缓慢,佛系玩家讲求缘分
初三了只有周末可以上线,时间有一点点紧,不过说不定哪天就写了东西呢!(喂)

好像没屁放了,如果你不介意和一个话废聊天可以来找我滴企鹅→1724869847
我想扩安雷女孩!!!!!!!!!!/大喊

大家都来找我玩呀,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能找到一样的墙头呢是吧是吧/眨眼

还有我喜欢评论…!//

养猫po主回来了!!!!!!!(ntm)

安雷

意味不明的摸鱼,写的很随心所欲,不好吃

我本意是发刀的为什么到最后会甜甜滴…

安迷修死了。

无声无息,莫约是哪个恩将仇报的参赛者,在他为了救人被重伤之后下狠心杀了他。当其他人再打开终端的排名时,那个高踞于第四名的三个字已然消失。

曾经被骑士搭救过的人感到惋惜,却又无可奈何。经常跟随在他身后的姐弟得知这个消息,起初还丝毫不相信,摆手说那个呆头骑士命那么大,怎么可能死。但看到那真切变化了的排名时,眼泪倏地就落了下来。不甘心的姐弟两人走走停停,跑遍了半个凹凸星硬是找到了骑士丢下的双剑,在一个无人打扰的僻静之地给他修了一座坟墓——其实也就是一抷黄土罢了。鼓起的土包旁还立着那代表着骑士荣耀的双剑。

参赛者们大多是伤心的叹惋的,毕竟这位骑士是大赛中少有的、秉持自己道义的傻子,唯独有一个海盗格格不入。

自作自受。

那个戴着略显幼稚的星星头巾的海盗瞧见了消失的三个字,仅如此评价。

卡米尔扯了扯自己的围巾,有些担忧地望向自己大哥的眼睛,害怕他只是表面上不咸不淡地嘲讽、而眼睛里早已蓄了水——毕竟那个安迷修,是大哥一直爱着的人。

不过还好不是这样,包蕴着星辰的紫色眼眸中依旧闪着不可一世的光。可能这抹光里隐含着那么一丝不易觉察的悲怆,也不过一闪而逝。

海盗还是那个海盗,完全没有被骑士的死讯影响。即便那个骑士是他所爱之人。

他依旧贯彻着自己的海盗守则,依旧是见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的横行霸道,没有了持着双剑的骑士的阻碍,更加无人可挡。

一开始帕洛斯还调笑着问老大会不会像言情小说里死了男朋友的女主角一样,悲伤过度从此抑郁,最后活成他的样子?然后被卡米尔黑着脸一脚踹出了屋门,顺带着他那只满脸不明所以的金毛犬也一齐遭殃。

大哥永远不会那样。吃痛揉着脑袋的帕洛斯听到卡米尔的声音从屋里幽幽飘出来。就算那个安迷修是大哥喜欢的人,也绝对不会因此被束缚。

海盗崇尚的是至高无上的自由。

爱情也无可阻拦。

的确是这样,不过那挥之不去的半点思念还是有的。

雷狮丢掉一个空啤酒罐,直直地坠入悬崖下的深谷之中,惊动了几只飞鸟,但听不到落地的声响。

也真亏那两个姐弟想得到在这种地方给他修墓。海盗坐在悬崖边缘如此想着,脚下是深不见底的幽谷,身旁是在黑夜里闪着微光的双剑,蓝色的剑柄上还系了一条写着晚安字样的白色布条。

双剑与泥土接触的地方不知何时萌生了一只嫩芽。

雷狮斜着眼睛看那一蓝一黄两把剑,为自己此刻有些怅然若失的情绪感到些许不快。

这人真过分,活着三番五次阻止他战斗,死了又阴魂不散想让他悲伤。

喜欢上你真是我平生最大的失误。

他又拉开了一罐啤酒的拉环,往嘴里灌了一口,小孩子一样咂了咂嘴。

远方的地平线上浮现出一抹暗红,夹杂着一些浅淡的橙,和夜空的绛紫融合在一起,翻搅成了一团斑斓的云。云层间迸射出一缕金色的光,晃在雷狮脸上,有些许灼热。

悬崖上的可以用壮丽来形容的日出景色让雷狮的心情好了几分,仿佛是从那破晓的金光中看到了自己所追寻的东西,嘴角不自觉上扬了一分。

金属与剑身相互碰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雷狮倾斜了手中的啤酒,浇在双剑旁边的泥土里,剩余的一半被自己一饮而尽。

早安。

海盗听见自己这么对骑士说。

———————————————————

雷狮也死了。

没有像安迷修那样悄无声息,而是狂风怒号之中电闪雷鸣,破釜沉舟般在最后一击中耗尽了自己全部的元力,狂雷扫平了方圆数里的土地,尘土飞扬间留下那几个苟延残喘的袭击者。自己消散成了金色的光点,嘴角扬起的弧度却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赢家。

这才是一个海盗的风格。

白发的骗徒躲在遥远的角落,不禁在心中赞叹起自己曾经的老大。金发的狂犬嚷着为什么不也跟着上去打一架,被骗徒无奈地按下了头。

帕洛斯和佩利不出意外地叛变,卡米尔也比雷狮先走一步,失去了所有同伴的海盗被一群觊觎他积分好久的人群起而攻,最终在这里上演了如此壮烈的死亡。

雷神之锤在最后一击中碎裂,所以海盗剩下的只有一条染血了的头巾,随着主人的消散飘起在空中,被白发的骗徒拉扯下来,去系在了那悬崖边屹立着的骑士的双剑之上。

希望你们俩在阴间里幸福生活吧。

骗徒扬起了嘴角,吐出的话语不知道是否情真意切。

———————————————————

凹凸星球上有一处深不见底的幽谷,幽谷上方有一座高高耸立的悬崖,悬崖边上隆起一个土包,土包旁插着两只利剑。

在蓝色的剑柄上系着一片白色的布条,黄色的剑柄上系着一条染血的头巾。

布条残破不堪,头巾随风飘荡。

悬崖边上还坐着两个孤魂,一个是正义的骑士,一个是狂傲的海盗。

他们整日向对方诉说着爱语,虽然经常会演变为无止无休的争吵,到最后累的靠在一起,还不时呛上彼此一两句。

没人知道这两个孤魂是怎么走在一起的。

不过看起来很幸福就是了。

—FIN.—
钻地缝去乐,丢人